創建機器人時代的輕松生活

公司新聞

進擊的國產機器人 誰能率先邁入“萬臺俱樂部”?

發布日期:2020-05-26 12:15:00來源:未知瀏覽次數:

轉型中的國產機器人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實體經濟依然面臨較大增長壓力,機器人需求呈分化態勢,過去增量市場大爆發的時代一去不復返,進入存量市場爭奪與細分增量市場卡位的新周期,總體上或將延續低速態勢。
價格當成“殺手锏”的國產機器人,已經慢慢失去這個“保護傘”。過去幾年來,以低價作為競爭優勢的國產機器人企業也漸漸感受到了這一變化:低價競爭開始收效甚微,價格的邊際效應開始遞減,單純依靠價格取勝的策略逐漸失效。
“傳統機器人本體降價風潮已經告一段落了。”納博特總經理張曉龍表示。在經歷了2019年的轉型之后,機器人產業正迎來由虛向實、由量到質、由通向專的轉變。
正如哈爾濱工業大學機器人研究所所長趙杰教授所說:互聯網思維帶來一些誤導性的問題,通過補貼、賠錢、燒錢來做工業機器人,這是盲目迷信“價格”的力量,追求低價戰略的結果,會使全行業大面積不盈利,“而一個企業沒有利潤哪來的研發,怎么談可持續發展的問題。”
近日,作為低價國產機器人代表廠家的伯朗特貼出了一份通知《告知非伯朗特一級、二級、三級應用商!》指出:所有非伯朗特一級、二級、三級應用商均需在伯朗特官方裸機出廠價基礎上自2020年5月1日起漲價30%。
據悉,漲價的不僅僅是伯朗特,還有已經將名字換成“歡廷”的歡顏自動化等,而低價本體企業紛紛漲價其實就是國產機器人從量變到質變的信號。
“因為他們已經把成本壓縮到極致, 現在成本不降反升。”業內人士指出。
張曉龍認為,運營效率和規模優勢是機器人本體廠家核心的競爭力,而擴大銷量、降低成本成為本體廠商的共同選擇,但巨額的研發成本成為制約本體廠商盈利的巨大障礙,研發投入越多越虧損,成為本體行業的痼疾。
“機器人行業必須加強協作分工,由全社會共擔研發成本才是唯一出路。”他進一步指出,必須減少“大煉鋼鐵式”的低層次全民重復研發行為, 將資源向優勢企業集中,提升行業運營效率。因此,每家機器人本體商都要自研驅控電甚至減速機不會是發展方向。

從量到質的跨越:啃“硬骨頭”才是出路

十年前,中國機器人市場還屬于潛力巨大的待開發市場,外資品牌獨占市場鰲頭,國產機器人在夾縫中艱難求生。
十年后,國產機器人異軍突起,中國成為全球機器人的重要市場,外資品牌地位動搖,國產機器人在中低端市場已經具備跟外資品牌競爭的實力。
一方面,喊著“國產化替代”才是出路的國產機器人企業,其終局一定是在高端賽道上與外資品牌的“短兵相接”,提升國產機器人的品質,啃下“硬骨頭”是命定的抉擇。
而另一方面,在低端通用市場,隨著這幾年國產機器人的耕耘,其渠道開發的上限也幾乎已經達到。
張曉龍判斷,不管機器人本體企業如何吹噓,包括埃夫特、廣州數控等在內的行業巨頭,在通用市場上,2000臺的年銷量是很難跨越的“坎”。“就算是像伯朗特這樣的低價機器人企業,去掉渠道庫存和注塑行業的機械手替換,焊接等傳統領域實際出貨也就兩千多臺/年。”
“這是當前中國機器人市場容量決定的,就是這么大的池子,誰也干不掉誰,全國的渠道支撐就這么多。”他進一步解釋,“因為渠道有保護和競爭,一個品牌在具體區域的滲透能力就這么強,假如某個品牌過于強勢,其它品牌就會發展新的集成商來對抗,一個區域不可能同時存活單一品牌多個渠道商。”
那么,今天機器人的應用密度就決定了每個品牌的上限。而這樣的銷售規模使得本體商無力支撐從控制到集成技術的全方位投入。
張曉龍算了一筆賬:國內公開的通用市場也就只能容納2萬臺多關節機器人,其中,焊接機器人7000-8000臺左右,搬運機器人4000——5000臺左右,沖壓機器人3000臺左右,而通用市場之外的細分領域則具有獨占性,比如埃斯頓開拓的折彎和硅片生產細分市場,埃夫特進入的教育領域,這些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屬于封閉市場。
 
也就意味著,如果要擴大國產機器人的應用領域,必須找到新的能夠帶來幾千臺增量的行業,比如機床上下料、噴涂、打磨、壓鑄、3C裝配等,但這些領域目前面臨的困境是:復雜的工藝制約了機器人的批量應用,客戶普遍對交付結果不滿意,所以無法大規模推廣。
而納博特在工藝研發方面投入巨大,簡化工藝復雜度,降低應用難度, 充分利用”引導式”操作界面, 將”簡單,智能”發揮到極致,和眾多本體商和集成商一起開發新的細分領域應用。
從行業來看,工程機械、集裝箱、造船、汽車零部件乃至汽車整機,這些大行業不信任國產機器人,渠道成本非常高,雖然國產機器人已經可以滿足技術要求,但是進不去;3C行業更是如此,要求高,渠道進入難。
“這些‘硬骨頭’,是國產機器人下一步需要共同努力攻克的。納博特已經做好準備, 利用其運動開放平臺的優勢,幫助國產機器人超越進口產品。”張曉龍說。

國產機器人沖擊中高端市場

盡管在“黑天鵝”籠罩的2020年,國產機器人領域其實還是有一些好的現象在發生:比如埃夫特的上市,這家專注機器人行業應用的國產機器人本體企業給當下低迷的國產機器人行業打了一劑強心劑,也重新燃起了資本市場的希望。
“國產機器人不要扎堆低端市場,應該積蓄力量去沖擊中高端市場了。”張曉龍說,“現在國產機器人正走在從量變到質變的節點上。雖然2018年、2019年增長趨緩, 但是我們自己清楚,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國產機器人在質量上已經有了質的飛越。”
在張曉龍看來,兩年前,壽命問題還是國產機器人的“命門”,但是今天這個擔心已經不存在了。“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好用’、‘耐用’,應該成為國產機器人的標簽。”
事實上,過去兩年, 國產機器人也正在不遺余力地為邁向中高端市場而奮斗。
喊出“2025年擠進全球機器人產業第一陣營”的“長跑型選手”埃斯頓,開啟了加速前進的步伐:通過收購焊接領域“隱形冠軍”Cloos,延伸拓展標準化機器人焊接工作站業務,進入全球市場空間更大的薄板中高端弧焊機器人工作站市場。
2019年9月,埃夫特借力意大利子公司WFC在汽車行業深厚的客戶資源以及意大利子公司CMA豐富的噴涂系統集成經驗,成功進入了某意大利頂級豪車品牌供應鏈體系,并實現了近3000萬人民幣的銷售,以各業務版塊組合拳的方式進擊海外中高端市場。
而從控制系統領域來看,納博特的機器人控制系統經過5年的打磨,已經在國內市場站穩腳跟,向高端市場邁進。納博特在運動學、動力學等核心算法方面相比進口機器人也毫不遜色,因此得以進入華為、蘋果等核心供應鏈產線。2020年已經穩居國內控制系統前列,全年銷量有望突破5000臺。
一個好的現象是,即便在需求下滑,整體市場“遇冷”的情況下,中國機器人的國產化率一人保持著穩步提升,四大家族在華的市場份額逐年下滑,整體市場在開始裂變及重構。
GGII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國產化率已經達到38.63%,而2018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國產化率為28%。
從出口情況來看,GGII數據顯示,2018年有出口的國產機器人廠商數量22家,出口量占比9.2%;2019年有出口的國產機器人廠商數量49家,出口量占比12.4%,越來越多的國產廠商走出國門,走向國際。
在關于《2020年機器人行業十大趨勢》的預測中,高工產研機器人研究所所長盧彰緣表示,2020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全年銷量增速下降到5%以下,但國產新興廠商增速高于外資廠商增速,外資品牌市場份額下滑,國產化率進一步提升,有望超39%。

誰將率先邁入“萬臺俱樂部”?

當“低迷”成為新常態,下蹲的姿勢將決定企業接下來能跳多高。
在國產機器人產業進入向中高端發展的關鍵時期,主要的命題就是:核心技術的突破。這里的核心技術突破不僅僅是本體制造的核心技術,也包括核心零部件的技術突破。
隨著國產機器人本體制造技術的成熟,供應鏈體系的完善以及產業協作分工優勢的初步形成,進入機器人本體制造的門檻將進一步拉低,產業鏈協作分工初步形成,效率大大提升。
過去的情況是:零部件技術不成熟,制約了本體商的發展。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本體廠商必須自己研究制造零部件,甚至減速機的裝配技術都能成為核心競爭力,但在零部件技術極度成熟的背景下,必然走向行業的協作分工,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產業發展趨勢。
現在國產減速機、伺服電機在性能方面已經不輸于進口產品, 四大家族也開始嘗試國產減速機和伺服電機。而運動控制技術的發展更快,例如納博特的焊接工藝已經可以滿足市場絕大部分焊接需求。而納博特”圖形化無編程”碼垛技術更是獨樹一幟, 使用便捷性和功能性遠超進口同類水平。
張曉龍預言:未來,一定會出現機器人OEM行業,只制造產品,不銷售終端,各個區域和行業的集成商、渠道商、會從OEM廠商那里進行貼牌生產。而OEM廠商可以快速跨越萬臺門檻,將制造機器人的成本做到極致。
獨立的OEM廠商的出現是行業成熟的標志。在這個過程中,專業的本體生產商將會被迫進入更高等級的機器人市場,在差異化競爭中開拓更細分的領域,而通用產品都將全部OEM。
本體同質化趨勢出現后, 細分市場工藝定制成為市場差異化競爭的有效手段。為了幫助本體企業提升競爭力,納博特的機器人運控平臺既可以提供產品級的標準功能和工藝, 同時也支持眾多集成商和渠道商進行二次開發, 實現更為復雜的工藝,既實現了差異化,同時也保護了自己的知識產權。
從目前國產機器人銷量來看,實現破千臺的企業數量迅速增長,已經有包括埃斯頓、埃夫特、華數機器人、配天機器人、卡諾普、錢江機器人、臺達、眾為興、昌泓、圖靈機器人、廣州數控、伯朗特、爾必地等(協作機器人企業和自產自銷企業除外)企業已經跨入“千臺俱樂部”。這些企業必將整合、分化,同時新的本體廠商也在不斷涌現。
例如今年年初,呈現出強勁發展態勢的藦卡機器人被認為是下一個突破千臺,擠進國產機器人“千臺俱樂部”的企業,未來,誰將率先邁入“萬臺俱樂部”,值得期待!
作為藦卡的合作伙伴,納博特也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張曉龍對此信心滿滿,“從市場來看,我們現在已經是國內出貨量領先的國產機器人控制系統企業之一,今年我們將努力趕超KEBA,與更多國產本體廠商合作,攜手搶占進口機器人的市場。”
可以肯定的是,隨著工業機器人在不同區域、場景的滲透能力進一步提升,機器人行業集中度將快速上升,在新一輪的周期性變革到來之前,終局已經很明顯:能夠留下來的企業都是有一定技術積累和市場運營能力,具備可持續經營能力的企業,而依靠融資燒錢或政府補貼的發展模式將宣告終結。

機器人零部件行業即將塵埃落定

本體和集成商,誰能笑到最后?現在尚未可知,但從零部件來看,伺服電機、減速機、控制器都將分別只剩幾個主要玩家。在市場增量不足,存量博弈的市場中,優勢零部件企業的集中化程度在快速提升.
零部件行業從業人員,可以放棄殺死對手的想法,放棄降價路線,可以安安靜靜的搞研發,做產品了。”張曉龍說。
張曉龍認為,機器人控制系統對機器人的應用非常關鍵, 研發投入非常大??刂萍夹g的發展也進入新階段:傳統的碼垛、焊接技術已經非常成熟,國產控制系統已經具備單機工作站的基礎技術,但未來國產工業機器人要面向大規模產線應用的場景,控制系統不僅僅是控制機器人的動作執行,它更應該是一個承上啟下的智能化控制中心和數據平臺。在這一趨勢下,2020年,納博特將從以下三個方面出發,繼續深耕控制技術。
首先,進一步完善人機協作技術。據悉,目前,納博特是國產協作機器人系統,可以支持碰撞檢測、零力模式、拖拽示教等功能,這一控制系統不僅僅可以應用在低壓協作伺服機器人上,也可以應用在普通工業機器人上。
第二,是全閉環機器人系統的研發。利用2D/3D視覺和激光技術,將機器人與外部反饋結合起來,自帶視覺尋位和糾偏算法,降低視覺應用難度。例如基于線掃激光實現焊接尋位和焊縫跟蹤和自動編程,利用3D深度攝像頭實現自動工件定位等. 納博特控制系統已經自帶視覺算法. 這一技術為機器人進入更多細分領域提供可能.
第三,和工業互聯網的結合。目前納博特已經將通訊協議全部開放,,通過web service的方式,將機器人的所有控制機制和數據都提供出來, 客戶可以用WebAPP(HTML5)技術進行二次開發和工業互聯網數據呈現、分析。
第四, 納博特一直以來高舉開放的大旗, 基于NexDroid運控平臺,積極服務客戶,培養客戶的二次開發能力,與零部件同仁和本體,集成商一道,努力構建機器人的行業生態系統,提升行業效率.
最后,疫情之下,危中有機。
當行業不景氣時,首先淘汰的就是落后產能,而它們本來就不是機器人等智能化產品的主要目標客戶,在“強者恒強”的發展態勢下,降低“人”在生產中的影響將成為企業降本增效的根本途徑。
控制系統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提升,將幫助國產機器人解決一些以往不能解決的問題,帶著機器人進入更多的應用場景,屆時,有更多機會在實際應用場景中淬煉的國產機器人企業,有望后來居上。
 
文章來源:高工機器人
久久一日本道色综合久久,国产久久亚洲美女久久,久久久精品2019中文字幕,久久中精品中文字幕